首頁  >   海南周刊 | 儋州鄰昌礁:浸水十五日 出水十五日

海南周刊 | 儋州鄰昌礁:浸水十五日 出水十五日

2020-03-02 陳泰伍 來源:海南日報

鄰昌礁:

浸水十五日 出水十五日

晨光下的鄰昌礁。

文\本文特約撰稿 陳泰伍 圖\清風

在儋州市光村鎮頓積港、泊潮港與臨高縣新盈鎮交界處的后水灣,有一個聞名遐邇的神秘島礁——鄰昌礁。鄰昌礁由金色沙灘和珊瑚礁錯落堆積而成,一年當中,只有少數時間完全露出海面,大部分時間被海水淹沒,落潮的時候,隨著海潮緩緩退去,島礁才掀開神秘的面紗,金黃色的沙灘和五顏六色的珊瑚礁,彎彎曲曲延伸在天海之間,宛若仙洲。

對于攝影愛好者來說,鄰昌礁簡直是個“迷幻之地”。不同季節、不同時間的鄰昌礁,呈現出不一樣的美。無風時,可以體驗島礁的靜謐之美;有風時,那一排排、一層層的白浪,推打著細膩柔美的沙灘,則可以感受大海的澎湃之美。早晨拍攝令人心動的日出;傍晚拍攝醉美的晚霞,看漁舟唱晚。但拍攝時間總是過得太快,沒多久,潮水開始漲了上來,于是不得不趕緊登船返航,而內心里總是戀戀不舍,計劃著下一次登礁。

蜿蜒在天海之間的鄰昌礁金黃色沙灘。

在鄰昌礁上看到的漁舟唱晚美景。

鄰昌礁也稱“將軍印”

鄰昌礁位于后水灣中央,其范圍包括鄰昌礁、頭排礁和將軍印在內,由東西長3.6海里、南北寬1海里的沙灘和珊瑚礁組成,把進灣航道分成東西兩條,并在主礁、頭排礁和將軍印礁盤上設有燈樁。整個礁巖低潮時高出海面,高潮時淹沒。

根據有關史料,鄰昌礁用過的名稱有:臨昌洲、磷昌大海洲、磷滄島、將軍印和鄰昌島等。民國《儋縣志》載:“磷滄島,在州治北六十里。島從臨之龍灣港生出,下接儋之龍門,長可三四十里,寬可七八里。白石粼粼,魚蟹繁殖。潮流愈漲,干涸愈闊。每月浸水十五日,出水十五日。鄉人資此生息,歲以萬計。而島外即大洋,島內亦深二三十丈。東邊泊潮、頓積、新盈諸港,西邊神硧、鄧屋、黃沙諸港,皆匯于此。及潮流消長,從龍門嘴出入。每當水落潮出之時,直如平岡橫亙,海水分流?!?/span>

從《儋縣志》的記載可以看出,古時鄰昌礁露出水面的面積比現今要寬廣得多,橫陳在臨高新盈港到儋州龍門激浪海域之間。民國十五年(1926年)再版的《瓊州全圖》和1939年印制的《海南島圖略》,把鄰昌礁稱為“將軍印”。實際上,將軍印礁巖是靠近鄰昌礁南面的五六組沙礁,如蓮花形狀分布,古時曾長期露出海面。因儋州光村一帶曾有將軍山、將軍市和將軍廟,而這組蓮花狀的沙礁如將軍掌印而得名。

廣東省地圖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《海南島地圖》,把鄰昌礁標稱為“鄰昌島”。1996年海南省測繪局編印的《海南省地圖集》也將鄰昌礁標稱為“鄰昌島”。

中國地圖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《海南省地圖》和1996年3月編制出版的《中國地圖集》將該島礁標稱為“鄰昌礁”。

無論是叫磷昌大海洲,還是叫磷滄島、鄰昌島等,從普通話與海南漢語方言的讀音上看,都與“臨昌”兩字大體諧音,“臨昌”應是鄰昌礁最早的名稱。據萬歷《瓊州府志》和萬歷《儋州志》記載,“宋神宗熙寧六年(1073年),改儋州為昌化軍”,宋紹興十四年(1142年),“復縣為昌化軍”。作為橫跨臨高和昌化海域的鄰昌礁,古人分別取“臨、昌”兩字作為該島礁的名稱是合理的。儋州清末進士王云清在《儋縣志初集》中對此作了解釋:“臨昌,即臨高、昌化?!?/span>

鄰昌礁的標識。

島礁上曾建有砥柱亭

鄰昌礁不僅有旖旎的島礁風光,也有著令人著迷的人文故事。

古時,作為與鄰昌礁一體的將軍印,其礁盤曾經長期露出海面,人們少不了在其上留下一些建筑物??滴酢顿僦葜尽份d:“砥柱亭,在磷昌大海洲。訓導黃世魁建?!泵駠顿倏h志》載:“將軍印,在州治北六十里。生在海洋之中,通體皆沙,潮流不能沒。周圍三四五,團圓如印。昔有訓導黃世魁曾作亭其上,名砥柱亭,久已傾圮。后有臨邑人復于故址結庵讀書,生徒十八人,成名者九人?,F在庵亦并廢。惟漁人立有廣德明王壇一所,漁船來往皆禱祀焉?!?/span>

也就是說,鄰昌礁從前不僅建有砥柱亭,后來還有臨高人在砥柱亭原址上蓋屋建學堂,到民國期間,有漁民在上面設祭祀峻靈王的小廟,過往漁船多來祭拜。

筆者曾多次搭乘漁船前往鄰昌礁。從臨高新盈港乘船到鄰昌礁,用時約45分鐘;從儋州泊潮港乘船往鄰昌礁,用時約1小時。2019年11月17日,筆者再次前往鄰昌礁。來自泊潮港的漁家大叔張師傅,一邊開船,一邊講起鄰昌礁學堂的故事,說得津津有味。說古時候這里曾經有一個“海瑞學堂”,專門招收一些書生到島上讀書。

來到島上學習的年輕人,因為出島不方便,除了課閑時間捉螃蟹、撿螺摸魚之外,平時都認真讀書,好多人因此讀書成才。后來,海水把學堂淹沒了,老師和學生才撤出島礁。據說民國時期,還有人在落潮時見到學堂的匾牌。由于時過境遷,在一次刮大風的時候,海浪把這塊匾牌沖走了。上世紀70年代初,還有文化館的人員到附近海域尋找這個石刻匾牌,卻難覓蹤跡。

在鄰昌礁上拾貝的游人。

海上絲路站點,趕海人的天堂

海南漁民最早參與開辟南海海上航線,為南海航運保駕護航,使海南島成為海上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驛站。古代海上絲綢之路海南島段的航線分為東、西兩條:西線從徐聞出海后,沿著海南西海岸線“梯航”;東線則經過西沙、南沙群島,返程也然。早期由于受造船技術和航海技術限制,出洋的船只一般走西線。

鄰昌礁因為地理位置比較特殊,正好位于儋州和臨高的海上界線之上,且附近海域的漁業資源十分豐富,使之成為海南西部的重要航線站點,也是瓊州海峽乃至連接東南亞海上航線的一個海上要沖,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航程上的一個不可忽視的站點。

鄰昌礁南部錨地,水深7至9米,為泥沙底,拋錨抓力良好,可避8級臺風。據《中國沿海航路圖集》介紹,橫臥在后水灣的鄰昌礁,把進灣航道分為東西兩條,航道水深在10米以上,且航道無障礙物,助航物標顯著,進出極為方便。正因為鄰昌礁的這些特點,使之成為名副其實的“將軍印”。

此外,鄰昌礁附近海域豐富的漁業資源,島礁上的沙灘和焦巖旁,有各種魚蝦、螃蟹、螺貝、海參等,是儋州、臨高及周邊漁民千百年來和睦相處,從事海洋捕撈的好去處,是趕海人的海上“天堂”。

前往鄰昌礁游覽需要注意的是,要準確把握海潮的起落規律,登礁時機得有些耐心,來早了或者來遲了,都沒法看到鄰昌礁的全貌。由于這里潮汐變幻無常,不是當地漁民很難把握登礁的準確時間。筆者第一次到鄰昌礁,就因為沒有把握好登礁時間無功而返。

記得那一天早晨,準備好相機等各種裝備,急匆匆趕到新盈港碼頭,認為自己看過新盈潮汐表,執意要漁家開到鄰昌礁,在海上顛簸了40多分鐘,到達目的地時,看到的只是一片茫茫大海。


責任編輯:陳賢玉
分享:
呗店真的赚钱吗 炒股入门知识 加拿大快乐8玩法介绍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规则 河北快3走今日豹子 南昌股票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历史 内蒙古11选五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 股票配资网173 北京11选5更新最快的网站